☔暂时卸了

可能几天可能到我考完试下回来‖我希望是后者

考后预定

我不行,坚持五天够了,晚上下回来白天卸了……可能。


①侦探崎x怪盗洸

②白书管家洸(我还要搞x

③welb番外(logo、事件……我终于加了正片没加上的躲柜surprise事件!虽然莫得美工刀小姐姐)

④丽丽生日太仓促了但尽量肝图


本来是想画我和姜姜和洸哥同框,还一心“我不需要战力我是无情提电脑机器”,画到最后“算了就我和姜姜挺好的”……

试了一下以前的笔刷,果然还是现在的好,可以隐藏我糟糕的线稿x

【WELCOME.B设定集:地图和货币】

【部分地图说明】

“这里”分为“内域”和“外域”,其中“内域”又以一条黑暗的长道(尽头有一扇假门)为界限划分为“南区”和“北区”。

北区会比南区冷一点。

※墓园

用来放置怪物墓碑的地方。

因为怪物的尸体在灵魂消失后是无法保存的(生前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,除了O,O是魔法组成的),土里埋的是怪物生前喜欢的东西。“这里”的墓园只有一个墓碑,下面埋的是花籽。据说墓碑的主人是上一位“核心”。

▲“核心”这个位置不论是“让位”、“继承”还是“被迫”都只是讲法不同而已,易位的途径唯有那句话——杀死核心的人成为新的核心。

▲“核心”并不是永生的,不论是人还是怪物终有一天会死去。但假使“核心”死亡,这个世界也会跟着一起消失,所以一般来说,“核心”会在死前找好自己的继承者,让继承者杀死自己,以此保证世界继续运转。

薄荷可爱🙊

反正是国庆那就可爱点好了🙊

搞搞白书管家洸(p2是截取p1部分但感觉比较好
因为某种原因不合时宜地进入发情期了x

【崎洸】无题

※我流abo

※是上回脑洞扩写依旧没车

※濒临发情期信息素味道会比平时明显一点,不过之前并没有公开过洸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(当然神崎是知道的),即便被闻到了也没什么,还是可以糊弄过去的。 

※以下是发生在潜入特别搜查本部办公室盗取情报的时候: 

   

   

  新村洸偷偷探出头窥视进来的人。 

  是神崎宗四郎。 

   

  ——为什么偏偏是这家伙。 

   

  神崎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,没走几步,像是想到什么停下脚步。 

  “我回来要拿什么来着?”神崎自言自语,“嗯……想不起来啊。”他就那么在原地站着差不多有十分钟,不说话也不走动,整个办公室都被一种微妙的安静侵蚀。和这份安静一起的还有某种甜甜的气味,洸没多想也没分心思去想这种味道来自何处。 

  好热。 

  他将领口扯开些,小心地抹去额角的汗。意识到自己发情期将至,就是是新村洸也开始慌了。 

  恶狼游戏结束后被拘禁在医院,逃出来后为了出其不意盗取资料直接潜进警察局,这样算来根本没时间买抑制剂,因为几乎没有空闲下来,也压根没注意到自己濒临发情期。但即便如此,还是来早了。是以前抑制剂用多了的副作用吗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? 

  自己的信息素是薄荷气味,很普通,也很淡,就算被闻到也没什么……况且警察应该不知道。 

  不,现在最重要的如何快速离开,拖久了,真进入发情期,那可就完全没有机会逃跑了。 

  他一边思考一边注意神崎的动向。 

  这种情况下持枪反抗并不是明智之举,他只能继续缩在桌下等待神崎离开。神崎看上去像是在屋内漫无目的的乱走,新村洸整个身体往后缩,背部更结实地贴在木板上。黑暗中,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,时钟的滴答声,皮鞋的踏地声,一切都那么明晰,且使内心更加焦躁。脸颊有点发烫,呼吸变得粗重起来,他努力平稳自己的呼吸,可越是调整越是越是喘不上气,仿佛黑暗里有东西在抑制他的呼吸似的。 

  大部分时候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的他鲜少有这种体验,脑子晕乎乎的,连意识都在远去。 

  ——感觉熬不过去了! 

  新村洸哆嗦地咬住自己的手腕。 

  不知坚持了多久,听到神崎又开始自言自语,含糊不清,没听清内容。 

  “但这里怎么会有薄荷的气味啊明明没人(养这种东西)……”这一句要清晰点。 

  ——冷静,那家伙不会想到是信息素的。 

  神崎就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如果不是他进来时没有开灯,室内一片昏暗,肯定是能发现桌下藏了个逃犯的。 

  “嘛,算了……我想起来了♪”屋内再度响起脚步声,听起来像是往门口走的。新村洸虽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但心里多少松了口气。 

  不过,随即传来的不是开门而是锁门的声音。 

  神崎明明还在里面却把唯一通往外部的门反锁了。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不好的预感在心底蔓延,但他不愿往那方面想,准确说,他那么想了却还是祈祷不要真的发生。 

  “你在这吧。” 

  ——完了。 

  “别藏了,出来吧新村洸♪” 

  新村洸犹豫了下从桌子下方钻出来。 

  “这可不行啊,从医院逃跑又潜入警察局……”神崎就着微弱的光线眯眼打量新村洸,发现对方的状态似乎不太好,甚至有点糟糕。 

  “都是因为你们警察想逮捕我。”受发情期影响,新村洸说话的声音小了很多。 

  “是吗,”神崎顿了顿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的声音似乎也跟着轻了,“那给你特殊待遇。” 

  新村洸的脸色微妙地变了,刚想拒绝,神崎突然拿枪指着他。 

  “外面还有人。” 

  这次可以清楚地感受到,神崎是故意压低声音的。 

  “你到底……要、干什么。”新村洸神情稍稍恍惚,他握紧拳头,依靠指甲掐进肉里的痛感强迫自己保持清醒。 

  神崎宗四郎继续拿枪指着新村洸,空出来的那只手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。 

  “喂喂,小椿啊,新村洸好像没来这呢,你们去别处调查吧我还要处理点事,嗯……你听到了啊……没什么,我以为他在所以想吓吓他,结果没人呢,被听到有点丢人啊……嗯,我马上过去。” 

  门外响起细碎的脚步声,并逐渐远去。 

  “好了,接受我的好意吗,新村洸?”他笑着问道,语气轻松地仿佛是在下午茶时问“还要来点什么”。此情此景下的“好意”二字是何意思新村洸还是知道的。 

  开什么玩笑,我拒绝。话虽这么说,但也只是下意识捂住后颈,盯着他什么也没说。 

  新村洸动摇了,神崎宗四郎能看出来。不得不说陷入发情期的人真的无法很好地掩饰自己,能保持清醒就要用尽全部的力气吧。神崎轻轻挑了下眉毛,“你这样出去很快就会被发现的,而且你根本没力气迈出这个房间了吧♪” 

  新村洸的眼神越过神崎,看向他身后的门,最后认命地闭上眼睛。 

  ——神崎说的是事实。 

  刚刚蹲着的时候还没感觉,如今腿软的像是被抽了骨头一般,快要站不住了。这么想着,新村洸左右晃动,真的要跪下去了。 

  神崎冲上前手快地扶住随时要倒的人。 

  “唔——”被触碰的时候下意识皱紧眉头,alpha的味道充斥在他的鼻尖,身体愈发躁动不安,异常不舒服。兴许是大脑迟钝了,现在才意识到那股甜腻的味道来自神崎,不知道他的信息素具体是什么气味,只觉得甜,如今近了还能嗅到夹杂其间的少许烟味。 

  后者也许只是因为那人刚刚抽烟过。 

  推人的手停在半空,放缓了力道轻轻挡开神崎的手,后退几步。脱力地一靠,单手撑在桌面上,压抑着险些脱口而出的呻吟问他:“做完之后你真的会放我走,是吧?” 

  神崎大概没想过他会这么直白地问,迟疑片刻,没有很快回答。 

  “喂!”没得到答复的人催促道。 

  神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,最终应答道: 

  “当然。” 

  “……还有。”新村洸没指出是什么。 

  “放心,”但神崎猜到,并且保证,“我不会标记你的。” 

   

  这么放弃思考也许是错的,但别无他法。

*室友互动总是能让我想起别的什么
*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蚊子总之就那么发生了

带土拍了下斑的背。
斑:「你干什么?」
带土:「蚊子蚊子,是蚊子!」(歇斯底里)
斑:「……所以你在我背上拍死了?」
带土:「没有……」
斑:「你要是在我背上拍死你就完了。」

因为在背上拍蚊子会在衣服上留下印子